蒙古苏氏历史文化概述 -

曾参劾过严嵩,致仕仅是严嵩对他的迫害开始。万一严嵩以发觉自己为蒙古后裔,罗织罪名,兴起大狱,宗族势必受到株连,平山卫指挥世职难以保全。故不回平山卫老家营,举家自大同至濮州城内(现河南少范县濮城镇)定居,隐匿蒙古本源,自称高阳后裔。复于嘉靖三十四年十月十八日写《建立祠堂告文》,广泛告千社会,以“继别为宗”的封建《宗法》为武器,切断了与蒙古苏氏血缘关系,使宗族免受了己身株连。这种义无反顾的果敢指施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

依据苏祐诗祠文章推论,他于嘉靖三十九年后就没有文章诗词问世了,可断他受严党迫害而受尠问了。嘉靖四十三年与始祖,曾祖立墓而书“前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则证明他被削官籍,成了犯官。调子不得不低,所以碑上亦无子侄薯名。

公元1544年十二月,嘉靖皇帝朱厚熜驾崩,其子朱载垕立,次年改元隆庆。对嘉靖朝处分的大臣给予纠错。隆庆二年苏祐得昭雪,恢复了“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大同军务”原职。苏祐旋即上疏致仕。对于当年分宗之权宜大事则亲赴老家进行说明,表示愿意合族,得到蒙古苏氏的热烈欢迎,参予祭祀先祖和立碑活动,才精神焕发的在曾伯祖苏和墓碑上题词。

但苏祐没有料到与老家蒙古苏氏合族却曹到自己某对子孙的坚决反对,致使“欲返离以合,祛伪以真而未能也。”忧愤交加而成疾,晚年写《苏氏族谱自序》一文,向社会表明:“嗟乎!族之不睦与非类者非教之罪也。俗弊而风靡,流远而本分,始塗

6

人视族人矣。夫自子孙视之有亲疏也;自祖宗视之,皆子孙也。呜呼!皆子孙也则皆一身也,皆一身也则皆可爱也。合异而同,溯流而源,情通理一,天下可也,又矧吾宗乃取焉而谱其族???。”隆庆五年冬十月二十九日病逝于濮州城内尚书府,享年八十。

苏祐建菩萨公墓碑

菩萨公乃是社会送的尊号。本名苏亮字原普。其墓在现姜庄西南隅150米园艺场东边沿内。苏祐修的墓碑虽上部下部都残缺,只有一米余碑身横卧于墓上。东傍款识全部剥落。西傍有“嘉靖三十二年(以下残缺)”。中书:“大明口诰赠兵部尚书(以下残缺。与大明之明字并齐有)”院右都御史“(以下剥落)。这是苏祐立的墓碑。墓前有清朝重修墓碑,字迹亦剥落不全,其文字可辨者抄剥于下。

碑东傍有小字三行,已剥落的难读成句。

西傍书:“道光九年四月朔日四门公(以下剥落)。” 中书:“明诰赠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菩萨苏公暨淑人冯氏之墓。”

苏恩墓神道右雕群

苏恩字君宠,号北庄公,系苏祐之父。袭平山卫指挥。其墓坐落于苏老家东南隅五百米处,子午向,是夫妻三人合葬墓。

7

其主墓西侧东南西北走有次为长子苏天民墓,次子苏天泽墓(缺墓碑及封土),次三苏天爵字桥东墓。神道的石冥器为“季子苏祐”修。现为鄄城县政府文物保护单位。

文物保护标志正面:上行刻“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刻大字:“明故苏恩墓。”下刻:“鄄城县人民政府。”日期为双行:“二OO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公布。”“二OO二年四月二十日立石”。标志石背面刻:“明故苏恩墓;位于什集镇苏老家村东南约500米处。墓主人苏恩字君宠。生于公元1447年(明正统十二年),卒于公元1521年(明正德十六年)。世袭平山卫指挥。苏恩季子苏祐为明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苏祐于嘉靖三十二年奉诰建苏恩墓,嘉靖三十五年竣工。苏恩墓神道石刻布局严谨,雕工精细,造型生动优美,神栩栩如生,有较高的历史艺术科研价值。为研明代石记得艺术,墓葬制度,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这片石刻石雕群南北占二百四十余米,现存实物以南方《诰命碑》为起点依次写在下面。

诰命碑高大巍峩,由碑座、碑身、碑帽三部份组成。帽高九十七公分,厚二十九公分。圆顶。为二龙抢珠图雕刻成气势磅礴的碑帽。明珠之下,二龙正中有一五角石牌,阴阳两面同。阳面的石碑刻阳题篆字:“奉而诰命”。阴面牌上无字。碑文曰: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朕闻古之幽人逸士,葆贞疏和未究于用,必有嗣而兴者以食厥报,盖天道固然,匪可庶人也,朝廷敷锡之内而可遗其笃啟之功耶。尔累赠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苏

8

恩,乃决督宣大山玩物丧志半方军务兼理粮饷,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苏祐之父,幽贞而范俗,隐约而直躬,植善有闻,履仁不替,用俾哲嗣,显有践更,秩竣夏卿,总予疆围,爰推恤命, 昭布冠光,兹特加赠资政大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二品之秩,懋渥惟崇,式垂不朽。”

“制曰:朕尝读蓼莪之诗,而悲劬劳之德,其在父母均也,则所以崇施而显锡者,亦岂有异耶。尔累赠淑人周氏,乃总督宣大山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劳祐之母,性本慈惠,行惟俭勤,子列华途,尔年弗待,永思微范,良用怆然。兹特加赠为夫人,庶慰人之子显亲,亦所以贵人亲之有子。”

“制曰:朕惟考母德者必于子故,因子以贵母,今昔彝典也。凡在庶僚,锡恩罔闻,箭在弦上督府重臣为朕所特简者乎?尔累赠淑人王氏,乃总督宣大山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苏祐之母,早由茂族,来嫔名宗,躬俭以相夫,明爱苏以训子,妇仪母德又何异古训所云耶。鼎养永违,良可悯惜。兹特加赠为夫人,用申罔极之恩,以酬欲报之志。

“嘉靖三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此碑座长方形,四面精雕细刻,前为祥云麒麟图;后为祥云灵羊图;左为云日天羊图;右为云月神羊图。诰命碑与神道门和苏恩墓为一条中轴线。

神道门为三门牌坊式。石记得石雕神道门横跨约十米,由

9

四根长方形石柱支撑。中门高大,可过装载农作物的四轮太平车。两傍小门空约四尺余,低于中门约五十公分,门上有麟云图案。中门上有一块石匾,阳面刻:“永言孝思”四个隶体大字,东小字楷书:“赐进士第,资政大夫,奉敕总督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季子苏祐题。”西书:“嘉靖三十五年岁次丙辰秋八月望日。”背面楷体大字上下排双行刻:“诰赠,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北庄,苏公、神道。”小字款识:“季子苏祐题。”

这块石匾额有横架于支柱的大石承托。托承的石极阳面从西至东依次雕刻:羊、灵芝、马、飞凤、鹿(头向西)等动植物。石匾上覆石板,石板正中按宝顶一,上园下方。宝顶东西两端按有石雕吻兽各一。

神道门四个支柱的南北两面各有一块三角形精记得墙石,图案分别为麒麟、牛、羊、狮、马等不同姿态的造型,颇具神韵,栩栩如生。

神道门北石冥器,依次为石马一对,鞍韀、缨、辔俱全,石绵羊一对,石猪一对(缺),石人一对,皆分列神道两傍。

苏恩墓南向神道中门,墓前石碑中刻:“明诰赠资政大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苏公讳恩字君宠府君太君之墓”夫人周王

东书:“嘉靖三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西书:“痒生男天民”;“天泽”;“西安府荻港驿丞天爵”,“天录”;“兵部尚书兼都察中年史进士祐

10

联系入党客服:77662525#qq.com(#替换为@)